当前位置:主页 > 70034.com >

新包青天之七侠五义

发布日期:2019-10-03 02:11   来源:未知   阅读:

  《新包青天之七侠五义》是根据石玉昆的古典名著《三侠五义》改编的影视作品,由唐浩执导,金超群、何家劲等主演。 讲述了北宋包拯在众侠士帮助下,审奇案、平冤狱,以及众侠义除暴安良、行侠仗义等传奇故事。 该剧已于2009年07月22日在东方电影频道播出 。

  北宋清官包拯进士及第之时因父母年事已高不忍远离拒不受官,直至父母相继去世方才为官。初任定远县便革除衙门陋规创设鸣冤鼓任由百姓击鼓鸣冤,任内大治诉讼不兴,百姓感戴之余尊称为“包青天”。

  仁宗皇帝登基包拯累升至开封府府尹,时陈州先涝后旱大闹饥荒,安乐侯庞昱奉旨赈灾却藉机苛扣银粮百姓苦不堪言,消息传回京城群臣纷纷上书力主查赈,仁宗特派包拯为查赈钦差,并赐下有先斩后奏之权的龙、虎、狗三口铡刀。

  庞昱仗恃其父庞太师与妹庞妃之势并未将包拯放在眼里,包拯得智囊公孙策献策与江湖义士南侠展昭协助下查出庞昱罪证将之处死于龙头铡下。

  庞太师和庞妃虽在仁宗面前屡进谗言,却因展昭夜闯禁宫晓以大义,仁宗非但未予降罪反倒采纳建言将展昭延揽入朝,封为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并赐“御猫”封号。

  谁知御猫二字却犯了陷空岛五鼠大忌,锦毛鼠白玉堂本就心高气傲岂肯善罢甘休?单人独骑直趋开封府欲找展昭分出高下。展昭不为虚名而战令白玉堂更加不满,竟将包拯官印盗走强逼展昭前往陷空岛决一死战。展昭无奈赴会终因技高一筹将白玉堂击败,白玉堂奉还官印后无颜留在陷空岛而远走江湖。

  阿娇与锁儿主仆返乡祭悼家人途中遭劫,白玉堂拔刀相助尽诛盗贼,二人因此结情缘订终身谁知阿娇却悄然遁去,令白玉堂四处寻觅而不可得。

  二人再见之时阿娇已是江南闻名的歌舞妓,白玉堂更因而涉入大将军姚维被杀的泥淖之中,二人均在开封府公堂上自承是杀人凶手,包拯明察秋毫步抽丝剥茧终于查明真相还白玉堂清白。

  小侠艾虎年方十七却已是令通缉要犯闻名丧胆的赏金猎人,小小年纪以此为业却是为了追查杀父仇人的下落,中牟县连连发生凶杀大案包拯亲自前去追查,得艾虎相助终于擒得凶手侦破全案。

  艾虎随包拯等人返回京城适逢连日大雨,蔡河新堤竟因水势大涨而溃堤,沿岸居民家毁人亡惨绝人寰,仁宗震怒责令包拯全力查明溃堤原因。

  原来曾任工部尚书告老退休的徐明正是承揽筑堤工程的包商,为图巨利偷工减料而酿此大祸。徐明见包拯即将追查到自己身上为求保命求庞太师居中设法,为讨好庞妃以便在仁宗面前美言脱罪,徐明只好将至宝珍珠衫献上。

  仁宗本是有道明君,斥责庞妃且将珍珠衫发交包拯做为徐明贿赂脱罪之物证,谁知一袭珍珠衫却揭发出当年杀害艾虎之父的幕后指使之人正是徐明,艾虎追凶多年亲仇终于得报。

  李元昊僭越称帝国号大夏,意图脱离大宋藩国更有进犯野心却苦无藉口,只得仍以进贡之名派亲妹元贞公主献上汗血宝马名为贡使实则有为质之意,孰料竟在大宋境内遭马贼劫持,元贞与贡马被夺而去随行众人无一幸免。为免元昊以此为由发动战争仁宗命包拯限期破案,展昭以案发现场所遗留的马帮镖袋找上马帮帮主北侠欧阳春。

  欧阳春得知元贞遭劫大惊,原来欧阳春与元昊本是好友且与元贞曾为情侣却遭元昊竭力禁止,只得只身回到中原。现元贞失踪欧阳春倾马帮之力积极追查,终于查出乃是曾为靖边将军却遭夺去兵权封为靖边侯的郭亮所为。

  郭亮为重回战场不惜劫走贡使与贡马欲挑起战端,包拯查得实情后在南北双侠合力协助下将郭亮正法,解除一场祸延百姓的兵刀之灾。

  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丁氏三侠乃是指丁兆兰、丁兆蕙、丁月华兄妹,二位兄长对月华甚为疼爱,安排她与定国王之庶子南宫辉订下亲事。

  南宫祖上因助太祖皇帝建国而受封并由嫡长子世袭王位,南宫辉虽为长子却是庶出而无法承继王位,谁知独生嫡子南宫耀却突然死于非命。

  包拯受命追查此案,展昭却因而与丁月华产生冲突,然而二人竟在不知不觉间互生好感,但月华既有婚约只得将情愫暗藏于心。展昭怀疑南宫耀之死与王位承袭有关而盯上了南宫辉,丁氏兄弟则质疑展昭假公济私为争夺月华而诬陷南宫辉。

  此时展昭却遭诬陷入罪,庞太师与包拯早有心结乃藉机逼迫,眼看包拯不得不依法将展昭处死在虎头铡下,丁月华即时赶到提出南宫辉的罪证救下展昭,而图谋王位的南宫辉也终受国法制裁。

  镇守登州海防的虎翼军查获来至东邻日本走私而来的大量火药,却遭登州知州率众诬指虎翼军军部自己所为而展开阋墙大战,都头方烈侥幸逃脱告上开封府。

  包拯见事关重大进宫密奏,未料仁宗早有所悉并谓涉案之人就是仁宗皇叔京东王。原来仁宗即位之初京东王身为殿前司都指挥使统领禁军而未将小皇帝看在眼中,八王爷献计拔去其兵权逐出京城。

  那京东王早有叛意,如今勾结环界诸国囤积军火伺机谋反。包拯乃奉旨假借代天巡狩之名追查京东王谋反证据,展昭特邀白玉堂与四鼠齐来相助,终于查得证据将京东王擒回京城拘押大牢静候仁宗裁夺。

  仁宗秉性仁厚不忍叔侄相残本欲下旨赦免其罪,包拯几度进言遭拒不惜罢官而去,仁宗终于省悟忍痛令包拯将京东王铡于龙头铡下。

  包拯初生时母无奶水,长嫂几于同时产下包勉,于是包拯与包勉叔侄二人同食长嫂奶水长大,包拯视长嫂如母乃以嫂娘相称。

  嫂娘本是农妇虽目不识丁却颇识大体,包拯幼少之时对诸多清官义士的故事几乎皆由嫂娘口述而得知,自谓为官必须清正均来自嫂娘教诲。

  包勉官至知监之职主管官盐产地,却藉职务之便与盐枭勾结盗卖官盐牟利。包拯无意间查得包勉贪渎证据顿时陷入两难之境。庞太师得知后以己子庞昱之死责问包拯,包拯几经挣扎乃决心将包勉判处铡刀之刑。

  然而若铡了包勉虽保铁面无私之名却难逃六亲不认之名,仁宗亲劝包拯将全案转交刑部以避嫌,包拯据理力争仁宗亦无可奈何,嫂娘心知必须成全包拯乃于探监之际亲手将包勉与自己毒死。

  包拯见嫂娘丧命痛心疾首,亲手写下包公家训:后世子孙仕宦,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不从吾志,非吾子孙,仰工刊石,鉴于堂屋东壁,以诏后世 。

  宋朝真宗无后,玉皇大帝命紫微星下凡延续赵氏国祚,并派文武曲星跟随相助,岂料太白星君误将两位星君躯壳掉换,以致原本俊美的文曲星投生成为黑面包公,为免将来包拯杀戮之气太重,太上老君唯有替他打开天眼,令他日能审阳、夜能断阴。 包拯新官上任途中,见展昭替天行道力毙崂山双煞,斥其不该动用私刑,展昭反讽为官者天下乌鸦一般黑,随即扬长而去。 包拯来到定远县就任,立刻严惩恶吏土绅,并下令设置鸣冤鼓,展昭试探之下才知包拯确实为官清廉、不惧权贵,包拯也才发现南侠展昭侠肝义胆,两人惺惺相惜。 包拯就任定远县三年,施政清明、刑颂日减,就在即将高升端州知州之际,县中有一独居老汉张别古购得一只乌盆竟口吐人言要求代为击鼓鸣冤。

  张老汉被乌盆冤魂逼迫,前去求包拯为其申冤,岂料第一次到了公堂上,乌盆中的冤魂因县衙府的门神拦阻未能进府,包大人写放行纸条方才入内,第二次到了公堂,包拯询问乌盆有何冤屈,乌盆却不开口,只因无衣物遮体,张老汉买来纸扎的衣服,在盆中烧尽。第三次见包拯时,包拯喝退旁人,与乌盆单面对话,问得那冤魂原本是濠州人,叫刘世昌,因赵大夫妻贪图钱财,所以谋财害命,并加他的骨灰混入制作乌盆的材料中,制成乌盆售卖用来毁尸灭迹。包拯以他非凡的智慧、确凿罪证与攻心之策令赵大夫妻哑口无言、坦承罪行终为枉死者讨回公道。 包拯毋枉毋纵的德政,令定远县百姓感念在心,在他卸任之日夹道相送,口称青天,场面令人动容。 包拯秉其刚毅正直不畏强权的个性,引来公孙策布衣襄助,以及王朝、马汉等人的主动追随,更一路高升至龙图阁大学士,执掌开封府。

  这日包拯接到一迭陈州灾民陈情诉状,直指赈粮赈银遭人侵吞,贪赃之人正是当朝权贵太师之子、宠妃之兄赈灾钦差安乐侯庞昱!包拯知其恶行,虽极不耻,但却又无权干涉,只得祝祷上苍护佑陈州灾民。 庞昱苛扣赈粮侵吞赈银,陈州通判林丰忍无可忍欲上报朝廷,反被庞昱嫁祸打入大牢。即将退休之牢头田忠见林丰为官清正,甘冒奇险上京向王丞相通风报信。皇上查知后,下令包拯即日至陈州查赈。庞太师担心包拯刚正不阿,将对其子庞昱不利,要求女儿庞妃向皇上进言改派他人前往陈州却已不及。庞太师唯有传信提醒庞昱,岂料庞昱有恃无恐,竟令知州蒋完将林丰立即处斩,杀人灭口,以绝后患。蒋完不敢违抗只得遵命照办,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展昭带着田忠赶到刼了法场将林丰暗藏于破庙之中,展昭要田忠将林丰带离陈州以保性命,田忠却言待包拯前来陈州之时自可令庞昱伏法,展昭不禁对包拯益加肯定。

  公孙策献计要包拯向仁宗求得“御札三道”,并按此谐音做成龙、虎、狗“御铡三刀”,上斩仗势欺人的权贵奸臣,下除鱼肉乡民的恶霸,仁宗在王丞相建言下恩准赐刀并下旨特准先斩后奏之权,包拯一行当即出京,包拯抵达陈州查赈,展昭来见告知林丰之事,包拯见展昭多次拔刀相助,感佩之余更有意纳为旗下。展昭不愿被江湖人说他沦为官府鹰爪而婉拒,公孙策向展昭说之以理、动之以情,展昭表示将看包拯如何处置庞昱后再做决定。 庞昱为管家庞安与木道人共同设计诱骗,吸食五石散成瘾,并将所有赈银花费殆尽,包拯查出端倪,庞昱遂加害包拯。

  庞昱派护卫项福行刺包拯,幸展昭出手相救,包拯亦已搜齐证据,策反蒋完指证庞昱,并逮捕至公堂问罪。此时庞太师一方面命女儿庞妃向皇上请旨不准包拯杀子,一方面则加急赶到陈州欲加制止。谁知包拯以未见圣旨,执意将仗势欺人的庞昱送上龙头铡用刑,庞太师为此与包拯势不两立!包拯令林丰官复原职并立即开仓赈灾,林丰及百姓称谢不已,展昭赞服之余,决意退出江湖,襄助包拯为民除害。 庞太师回京后立刻带女儿庞妃向仁宗大进谗言,表示包拯抗旨专权,仁宗震怒之余,竟将包拯革职下狱。

  展昭闻讯赶赴开封夜闯禁宫力谏仁宗,仁宗憣然悔悟将包拯官复原职,封展昭为御前四品带刀护卫交开封府任用并加封御猫。陷空岛五鼠之一的锦毛鼠白玉堂听说展昭被仁宗封为御猫,甚为不服,竟直闯开封府欲找展昭对决,但被展昭婉拒。白玉堂为显其能,竟擅闯后宫,无意中发现太监郭安欲逼小太监常喜毒杀年老体弱的陈琳为其叔郭槐报仇,遂一刀杀死郭安,并留下挑衅字条欲逼御猫出面与之决斗,不料此举却引得仁宗震怒,下令要包拯立刻将锦毛鼠抓来治罪。其余四鼠担心白玉堂入京闯祸,亦随之来到京城,排行老三的穿山鼠徐庆因好奇参加比武擂台,却误杀仗势欺人的花花太岁严奇,张龙、赵虎将之抓至开封府问罪。包拯问明案情,得知严奇之死与徐庆无关,正欲当场释放,其他三鼠却已闻讯赶至府衙欲救徐庆,并与展昭展开一场猫鼠大战。

  四鼠与展昭不打不相识,www.5899488.com力劝白玉堂勿再与包拯、展昭作对,谁知白玉堂却更加不服。展昭奉命追查京畿要道劫案,遇白玉堂挡道逼其出手,展昭与之周旋数招便快马而去,白玉堂一气之下,竟夜闯开封府盗走包拯官印留言展昭亲自去取,展昭被逼无奈,唯有亲赴陷空岛与锦毛鼠对决。原以为只是场君子之争,谁知白玉堂竟以性命相搏,展昭有惊无险,以些微之差胜出。白玉堂心高气傲,竟负气远走。展昭回府复命,并从大梁下找出官印,包拯分析白玉堂看似性情乖张,但其实自有分寸,答允为白玉堂在皇上面前求情,谁知白玉堂却自此人间蒸发,下落不明。原来白玉堂输给展昭后大受打击,浪迹江湖时无意中从马贼手中救下告老返乡的陈琳,却也因此成了马贼的眼中钉,誓言取他性命!

  陈琳为报白玉堂的救命之恩,返京找包拯诉说情由,包拯则确定马贼劫道一案定有京城守门禁军做内应。此时突出现一名专杀马贼的神秘侠客,包拯等人均分析此人即锦毛鼠白玉堂。马贼为首的徐彪愤恨白玉堂坏其好事,设下陷阱欲取其性命,危急之际,展昭和四鼠赶到,连手将徐彪以及涉案官员追捕到案,皇上龙心大悦,加上包拯、陈琳等人说情,不但不追究白玉堂的罪责,更封五鼠为陷空岛五义。白玉堂难忘江湖自由,再次留书出走,在路上救了阿娇与锁儿主仆,并对阿娇由怜生爱,阿娇则留下母亲所赠发簪做为定情之物,白玉堂正欣喜感情有所依归,谁知一夕之间竟突然失去佳人踪影。白玉堂怎么也没想到,再次与他念念不忘的阿娇相见之时,佳人竟已成为青楼歌舞伎。

  阿娇拒见白玉堂,白玉堂竟直闯万花楼将她带走,万花楼掌柜和花魁班班主将此事告上开封府。包拯得知白玉堂又闯祸,虽未构成刑案,但为防患于未然,急召展昭找到白玉堂问明情由。白玉堂对阿娇痴心不改,质问阿娇不告而别,阿娇却冷然表示自己是名歌妓,两人之间不过是段露水姻缘,重伤了白玉堂的心,将阿娇放回万花楼。大将军姚维性好渔色,听闻万花楼来了花魁名伎,不但重金前往捧场,更要求阿娇进府陪侍,白玉堂为此与姚维的手下副将古军大打出手,幸展昭出面制止。姚维傲然要求包拯捉拿白玉堂,包拯心知姚维仗势欺人,连消带打应付过去。展昭不知白玉堂为何对阿娇如此眷恋不舍,一问之下才知阿娇竟是白玉堂私订终身的未婚妻子。

  阿娇邀请姚维到万花楼来亲自陪酒道歉,姚维开心赴约。锁儿担心阿娇有事,情急下找玉堂相救。玉堂赶到带走阿娇后,众人才发现大将军姚维已死于阿娇的发簪之下,玉堂和阿娇都涉有重嫌。包拯正欲追查,阿娇竟自行投案,表示因抗拒姚维的非礼才失手误杀。白玉堂亦随即赶来自首,坦承姚维是他所杀,与阿娇无涉。两人争相认罪,但真凶只有一个,包拯派公孙策,展昭到狱中打探虚实,自己则来到犯案现场模拟案情。公孙策以言语试探欲由白玉堂口中套出实情,谁知白玉堂却坚称自己是凶手,展昭在阿娇牢中亦一无所获,而包拯却在命案现场依二人供词推断出了线集

  包拯在命案现场依二人供词推断出了真相。专门追缉重犯的赏金猎人艾虎年纪虽小,却武功高强,已抓到六十余名重犯,领得赏金无数。听说中牟县接连有孕妇惨遭杀害的命案,特地前去查探。中牟知县范桐无能怕事,不敢将案情上报开封府,反听从捕头彭力之言,私下以赏金五百两另聘艾虎缉凶,并找上当地首富孔儒请求赞助。岂料孔儒即为孕妇命案之幕后主使者,重金买通铁骏犯案,目的在于得到孕妇的胞衣与婴儿脐带制成中药以延年益寿。中牟县民周进之媳临盆在即却惨遭杀害,周进悲愤之余,一状告上开封府请求包拯作主,包拯此时方知竟有如此惨案,急忙率展昭和公孙策等人来到中牟县展开调查。

  艾虎误认展昭也是赏金猎人二人大打出手,孔儒等人则为防艾虎影响作案派出杀手欲将之杀害,展昭及时出手搭救,艾虎方知展昭身份并拜见包拯欲协助追查孕妇命案,包拯令艾虎一切均需听从安排方肯同意,艾虎只得遵命。包拯查出孕妇被杀一案疑与大善人孔儒有关,故意放出消息,并命艾虎假意离开中牟县,欲令孔儒失去戒心。岂料孔儒狡滑多疑,找上范桐查证再三,并未上当。然而为孔儒下手作案的铁骏和邢亮听说包拯威名,已生惧意,有意罢手,却遭孔儒恐吓,只得同意继续犯案。包拯假意回京,留下展昭与艾虎暗中守候,等待歹徒下手时一举成擒。

  展昭看出艾虎其实为女扮男装,问其所以,艾虎说出一段凄然往事:原来艾虎本名艾玉荷,父亲艾政原为捕头,在母亲叶芳力劝下终辞去官职返回老家,谁知与艾政有宿怨的贼人童禄与黑妖狐智化在半路伏击,艾政当场惨死,母亲与姊玉蓉生死未卜,玉荷侥幸逃出,并得风婆婆教导武功,学成之后便当起赏金猎人,誓要追寻杀父仇人!展昭与艾虎合力抓住正欲犯案的铁骏,逼问出幕后主使人确为孔儒,而孔儒的真实身份竟然就是艾虎的杀父仇人“九指飞虎”童禄!艾虎愤然欲杀童禄,就在双方动手之际,突然又出现神秘人楚戈将童禄灭口随即遁去。孕妇命案既已侦破,包拯将铁骏等人依法处斩,艾虎则随包拯一同来到开封。

  艾虎跟随包拯等人回开封府,实则是与师父风婆婆约好见面,风婆婆告知楚戈即吏部尚书冯浩的总管,当年艾政之死与冯浩有关,艾虎急欲找冯浩问个清楚。此时展昭已发现杀童禄之人并非艾虎,怀疑事有蹊跷。艾虎夜闯尚书府,逼问楚戈当年杀害父亲的真相,两人交手,艾虎不敌受伤,在风婆婆掩护下逃出尚书府,之后伤重昏倒,被彩锦坊的绣女田蓉所救。田蓉之养母发现艾虎身上荷包,急问艾虎身份,艾虎方知眼前的田蓉竟然就是她寻找多年的亲姐姐,艾虎与姊玉蓉、奶娘田妈相认,并告知童禄已然伏法,死前说出母亲叶芳未死之事,誓要找到母亲,并抓到黑妖狐智化为父亲报仇。不意楚戈竟先下手为强,将艾虎擅闯尚书府之事上告包拯,包拯唯有下令通缉艾虎。玉蓉得知艾虎被通缉,立刻赶回家通报,艾虎着急要与师父风婆婆见面,只好在田妈建议下改回女装。风婆婆表示楚戈有尚书冯浩为靠山,唯有找包大人作主才可为艾虎申冤报仇。

  玉蓉因绣工出色,被召至尚书府为冯夫人绣制一幅观音像,冯夫人与玉蓉一见如故,对她的手艺亦多加赞赏。包拯查出原来楚戈和艾政都曾于江陵府当过捕头,而当时的知府就是冯浩,直觉此事牵连甚广,特意以追查刺客名义登府拜访冯浩。冯浩得知闯入府内的刺客即为艾虎,立刻撤回告诉,此举更令包拯起疑,但因查无实证,只好继续伺机而动。孰料艾虎着急要抓楚戈,竟在风婆婆献计下,绑架包拯意欲逼展昭杀楚戈。 风婆婆抓走真包拯,自己易容扮成假包拯,但很快被公孙策和展昭看出破绽,风婆婆又以包拯性命威胁,两人一时竟束手无策。田妈看见尚书夫人交给玉蓉重新绣制的观音绣画,惊呼不可能,原来此画为当年叶芳亲手所绣,而尚书夫人即为艾虎与玉蓉找寻多年的亲娘!

  正当展昭屈服,意欲前去杀害楚戈以救包拯性命之际,艾虎受包拯感召,护送包拯回府,假包拯一见真包拯立即逃窜无踪,但艾虎已从其受伤的左腿认出他就是师父风婆婆。包拯搜集各方证据,查出当年艾政之死与其妻叶芳有莫大干系,遂要玉蓉将叶芳诓至彩锦坊,艾虎拿出自己的随身荷包表示,如果叶芳仍心系两个女儿,必定会答应玉蓉之约。叶芳一见荷包果然激动不已,立刻答应依约前往,并告诉冯浩已有小女儿玉荷消息之事,冯浩表面关心,内心暗惊,下令楚戈跟随叶芳前去伺机杀艾虎。展昭已有防范,并按公孙策献计,将楚戈引入开封府衙中将之关押。

  包拯确认艾政之死是冯浩为夺妻所设之毒计,叶芳得知后痛不欲生,艾虎更难接受母亲改嫁冯浩,叶芳对自己委身事仇之举自责不已,更觉难以再面对两个女儿,终于服毒而死,冯浩亦自戕身亡。包拯查明艾政冤死真相,只剩黑妖狐智化未曾到案,艾虎早已猜到风婆婆即智化易容改扮,面对亦师亦仇之人,艾虎手中断刀却难以下手,终于艾虎将一具面孔陌生的尸体送至开封府,背着叶芳骨灰与玉蓉、田妈同返故乡安葬。 马帮帮主欧阳春退出马帮后浪迹天涯漫无目的的来到大宋邻邦西夏国,为西夏皇帝李元昊聘任为亲卫队总教头,并与元昊之妹元贞公主日久生情。

  欧阳春退出马帮后浪迹天涯,来到大宋邻邦西夏国,与元昊之妹元贞公主日久生情。欧阳春与元贞两情相悦互许终身,孰料元贞被选为进贡宋国的特使,即为确保两国和而不战的人质,两人婚事难谐,欧阳春黯然离去。元贞带着汗血宝马进贡途中,突遭袭击被劫,下落不明,包拯受命尽速破案,并暂时封锁消息。抓走元贞之人即靖边侯郭亮,当年与元昊交锋多次,两人亦敌亦友,但两国谈和之后,将军埋剑,徒留壮志,在得知元昊竟将跨下珍贵座骑都欲送给宋国之后,郭亮竟起心动念劫去贡马与特使,意欲重启两国战端,令将军重回战场!展昭几番查证,发现特使被劫之事与马帮有关,故此找上已隐居山林的北侠欧阳春,欧阳春得知元贞失踪大惊失色。

  欧阳春得知元贞下落不明,情急赶往马帮求助长老,找寻可能犯案的涂强,务求救出元贞。此时西夏派来女将军雷莎要保护特使元贞,雷莎抵达开封,却发现元贞先发未至,对元贞下落起疑。眼见两国之间战火一触即发,令包拯忧心不已。郭亮托词要留元贞喂养宝马,实则已对元贞动心而不忍下杀手。眼见欧阳春找上马帮,又顺藤摸瓜查到涂强身上,郭亮为免引火上身决心截断此一线索,要心腹总管李忠杀了涂强。李忠本名余全海,为马帮护法之首,当年因反对欧阳春接掌帮主而带着涂强等人反出马帮,与涂强情同手足,甚至为涂强劫法场,而今为了帮助郭亮,不得不杀害兄弟以求保全郭亮。然而百密终有一疏,马帮动员帮众而找到涂强,欧阳春自涂强尸首认出下手之人的刀法,终将线集

  在包拯抽丝剥茧下,查出当年劫法场的案件监斩官为郭亮,然而法场记录却疑点重重,加上郭亮当年主战,却被主和派夺去兵权,以及地缘关系等种种证据都显示郭亮涉案嫌疑颇重,包拯前往拜访郭亮,郭亮特意藏起宝马,与之周旋。郭亮向包拯引见李忠,展昭故意试探李忠武功,发觉李忠极可能便是余全海。眼见危机越来越近,李忠欲杀元贞以绝后患,却为郭亮阻止。元贞趁郭亮等人不备,骑着汗血宝马乘风急驰而去,来到一山郊野地,正想喂马喝水,身后却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竟然是欧阳春出现。元贞逃出靖边侯府竟巧遇欧阳春,两人重逢恍如隔世,然事态紧急,欧阳春唯有抛下男女私情,让展昭带元贞面见包拯。包拯确定郭亮犯行,派兵前往逮捕,郭亮早已闻风而逃。李忠只身涉险,欲杀元贞灭口,却在途中遇到欧阳春,李忠败阵竟自尽身亡,令欧阳春慨叹不已。

  郭亮见大势已去突围而去,包拯等人正欲护送特使元贞进京,德琳公主却要求包拯转往西夏向元昊复命,元贞则由雷莎将军护送。德琳并召来雷莎要她于途中暗杀元贞,雷莎大惊,德琳表示一切都是奉元昊之命,雷莎无奈,只得领命而去。雷沙离去后,郭亮竟现身德琳房中,原来他已与德琳勾结,德琳根本是假借李元昊之命令,欲挑起两国战端好趁机夺取王位,成为大夏国的女皇帝!雷莎虽受命要杀元贞,但两人情同姊妹,令雷莎不忍下手。就在元贞等人即将进城之际,突见郭亮带领黑衣人现身拦阻,雷莎急带元贞逃命。元贞始终未曾怀疑雷莎,反倒是雷莎受不了内心谴责,向元贞坦承受命欲杀之,千钧一发之际,欧阳春赶至,打退雷莎带走元贞。

  公孙发现德琳诡计,包拯紧急通知王丞相与皇上暂勿妄动,雷莎则回到西夏欲以未杀元贞向元昊领罪,却发现一切都是德琳阴谋,元昊命弟元昌与雷莎赶赴边界迎接包拯,以信输诚,终于阻止一场战端,德琳公主亦受到制裁。元贞误会兄长元昊不顾手足之情,遂跟着欧阳春隐居山林,为了两国和平,包拯不得不要求展昭尽速找到带走元贞的欧阳春。逃脱追捕的郭亮,为了得到元贞,亦将目标转向欧阳春。展昭带雷莎来见欧阳春与元贞,解释一切都是德琳诡计,仍希望元贞完成和平特使任务,然而元贞难舍欧阳春,以郭亮未逮捕到案、危机仍在为借口,要等安全无虞后才愿赴京。

  欧阳春发现马帮兄弟多日未送货至,觉有蹊跷,要雷莎暂时照顾元贞,自己前往马帮一探究竟。谁知欧阳春一到马帮,才知三日前长老被郭亮用刑逼问元贞下落,急忙赶回却惊见雷莎已为保护元贞而不幸殒命,欧阳春怒战郭亮将之击败,谁知郭亮竟以元贞性命为要挟,危急之际,展昭赶至相助,郭亮终于伏法。元贞亦照约定前往京城,临行前与欧阳春订下婚盟。西夏特使元贞终于踏入宫中面见仁宗,完成两国和平使命。

  杨牧身为京东路经略安抚使,乃统领京东两万五千禁军的兵马总管,一旦谋反非同小可,事涉军机,令包拯大伤脑筋,急与王丞相商讨对策。在王丞相策动下,皇上派令包拯为放逐于青州的京东王祝寿,并以任命霍刚为新任指挥使为由,派包拯为巡边钦差,前往登州发布军令。为查真相,包拯另派艾虎暗中护卫方烈回登州。包拯至青州面见京东王赵怡,始知当年皇室内斗,赵怡被逐往青州不能回京之往事,又得知杨牧原为赵怡女婿,深感事态更为复杂。艾虎保护方烈回到登州,发现渔民出海失踪之事,急向熟识的渔女小翠询问,艾虎发现小翠与方烈之间并不单纯。包拯获报后,表面不动声色,继续视察海防,与霍刚、杨牧等人周旋,暗中则派展昭协助追查。

  方烈欲与旧部属联络查访霍刚的罪证,却发现昔日部下不是死亡就是被分派至密州,只余丁仲请退获准仍留在渔村,艾虎质疑丁仲是眼线。艾虎与方烈发现渔民尸体,证实霍刚杀人灭口,但包拯仍以罪证不足不愿贸然行事,杨牧亦立刻自清表示会追查真凶到底,艾虎愤然欲离,后发现包拯明修栈道,其实暗渡陈仓,已请调军队备战,乃对包拯行事缜密感到佩服。丁仲告诉方烈已有渔民被杀之线索,方烈带小翠赶去,却发现是陷阱,幸艾虎及时赶到,并将丁仲带到包拯面前讯问。丁仲承认一切都是霍刚等人所为,并说出林羽勾结高丽船私藏军火之事。杨牧等人得知方烈藏身驿馆,趁包拯被引出城之际,派朱野以缉捕要犯之名欲杀方烈,包拯等人则被霍刚引至城外,遭黑衣人追杀。危急之际,脱困的方烈联同接应来援军队的艾虎及时赶到,带着军队回攻州衙,终将杨牧逮捕。

  包拯等人分析以杨牧实力,应另有主谋,杨牧坚不吐实。京东王赵怡得知杨牧被捕,痛心疾首,当着包拯之面痛责女婿杨牧,却暗投蜡丸示意杨牧救援不成即自尽成仁。原来谋反的真正幕后主使正是赵怡,在朱野试探劫囚不成之后,赵怡为求保命决定暗杀包拯!赵怡在智囊何信献策之下,决定采取声东击西之策,先派朱野等人劫狱救杨牧,再派人行刺包拯。杨牧对主使者身份依然守口如瓶,包拯正苦思对策,不想光天化日下竟有人劫囚,展昭发现是调虎离山之计,急欲保护包拯,然而包拯却已中毒针昏迷。艾虎为此自责,愤而到狱中逼供,杨牧却趁其不备服毒身亡。

  众人推敲出幕后主使人极可能便是京东王赵怡!此时包拯在公孙金针过穴后已无恙,为引出真凶,决定诈死。赵怡生性多疑,竟欲以吊唁之名开棺验尸!岂料棺内躺着的是杨牧的尸体,此时包拯现身,韦东欲抵抗遭展昭击毙,赵怡则束手就擒。仁宗不敢相信堂叔赵怡会谋反,命包拯将赵怡押解回京,此时方烈前来报告海防军情,表示高丽与契丹趁机而动,何信等人亦准备劫囚,众人急思应对之策。为顺利让京东王押解回京,公孙和展昭找上艾虎,要她找来“第二位京东王”,原来两人早知艾虎不忍心下手杀智化,而此时智化的易容术正好派上用场。艾虎被逼无奈,只得应允找师父帮忙,而包拯则秉持对公孙的信任决定依其计而行。

  一场斗智、斗勇的角力旋即展开,包拯与艾虎兵分两路,何信亦将手下分为两股跟进,最后仍是包拯等人计高一筹,何信、朱野等谋士尽遭诛灭,赵怡被顺利押解进京。仁宗下令将赵怡交由大理寺卿吴明亲自主审,誓要赵怡招出同谋,包拯眼见赵怡遭受严刑拷打逼供,心中颇不以为然却碍于权责所限无法介入大理寺的审讯,公孙、展昭与艾虎见包拯为难却爱莫能助。包拯明知赵怡决心一死,绝不会招出同谋,又不忍见一位身具雄才大略之人遭受如此磨难,为此坐立难安。王丞相在包拯嘱托下请皇上探视赵怡,原为说动赵怡透露同谋之人,岂料反触动仁宗的叔侄之情。

  宗见赵怡受刑之惨大为不忍乃下令吴明不得再刑求逼供,甚至有意轻饶。包拯心知此举万万不可却无可奈何。案情再次陷于胶着,却在艾虎一句无心话中,令包拯灵光乍现,随命展昭与艾虎赶赴青州王府搜出同谋名册。包拯则再次探监,告知仁宗有意纵放,赵怡反痛斥仁宗妇人之仁,包拯晋见仁宗,晓以大义,仁宗终于明白皇叔与包拯苦心,沉痛下令要包拯监斩赵怡!行刑之前,包拯三度探监,从赵怡话中得知谋反并非其最终目的,意在警醒仁宗治国之道,包拯感佩叩谢,表示日后史评自有公断,京东王赵怡一番苦心终未白费。 丁兆兰、丁兆蕙与丁月华三兄妹家世良好、为人侠义,人称丁氏三侠。兆兰有意让月华与定国公南宫权之长子南宫玉耀订亲,月华却以玉耀不会武功而不愿下嫁兄妹不欢而散。

  南宫世家虽世袭定国公之位,却始终以江湖人自居,为此朝廷特派展昭前往贺寿,并带艾虎作陪。路上偶遇月华与表妹梧桐,月华误认女扮男妆的艾虎为好色登徒子,双方一言不合不欢而散。展昭与艾虎拜见定国公,却为南宫之次子玉辉以比试武功为由,留住府中。月华抱着家传巨阙剑来找玉耀,表示必须要能以这把剑打败她的人才有资格娶她,此话引起玉辉不满,与月华决斗,幸兆兰兄弟赶来阻止。艾虎见到玉辉武功,认出他即是近日现身江湖专杀恶人的神秘侠客玉蝴蝶。月华直率表示不愿嫁给不会武功的玉耀,南宫权当场取消婚约,并大方留丁氏兄妹在府中作客贺寿。梧桐得知展昭身份,欣喜告知月华,表示巨阙剑即将找到主人,终身大事有谱,月华也羞喜默认。南宫权将皇上御赐贺礼鱼肠剑转赠展昭,展昭推拒不得只好收下,此时庞太师侍妾竟遭人奸杀,太师一状告上开封府。

  南宫权对展昭退出江湖跟随包拯之举感到不解,展昭则反问南宫权何以接受定国公头衔却仍以江湖人自居,双方唇枪舌剑,引来玉辉不满。庞太师府中侍妾遭到奸杀,为了查案,包拯将展昭与艾虎召回,展昭临行前将鱼肠剑交总管陈升保管。两人回府检验证据,发现绣着蝴蝶的丝巾,艾虎认出即为玉蝴蝶之物,疑心南宫玉辉犯案,包拯乃令二人再回定国公府暗中追查。月华见展昭去而复返,寂寞芳心再次雀跃起来,兆兰、兆蕙察觉有异,询问之下,月华竟坦承今生非展昭莫嫁!玉耀虽为长子,却是庶出,与梧桐同有寄人篱下的感慨。展昭和艾虎亦察觉不会武功的玉耀虽是长子,却似乎不得南宫权的喜爱从家仆口中得知,玉耀是庶长子,继承权在嫡次子玉辉身上。玉辉见展昭返回欣然表示欲向展昭讨教,展昭为了试探玉辉是否即玉蝴蝶,答应与玉辉比剑。

  玉辉拼尽全力依然输给展昭,愤恨不已。艾虎察觉月华对展昭有所好感,竟自为媒,欲替月华与展昭牵红线。展昭以身在公门,婉拒月华爱慕,月华强忍难过,表示愿做展昭的红粉知己。庞太师责问包拯为何案情毫无进展,包拯虚以委蛇。庞太师记恨包拯杀子之仇,借口包拯追查侍妾命案不力,告上仁宗,仁宗下令十日内破案,令包拯承受极大压力。王丞相得知嫌犯极可能为定国公的继承人南宫玉辉时,表示太祖曾亲颁给定国公免死金牌铁卷丹书,如果真为南宫家人所为,也难治其死罪!月华为人飒爽,虽情路不顺,依然坚强面对,梧桐则对温文儒雅的玉耀产生好感,殊不知却成为玉耀利用的对象。展昭发现梧桐持有一条绣有蝴蝶的丝巾,得知竟是得自玉耀之手大感不解决定询问来源。

  展昭发现梧桐持有一条绣有蝴蝶的丝巾,得知竟是得自玉耀之手大感不解决定询问来源。玉耀坦承丝巾为玉辉所有,间接证实玉辉即为玉蝴蝶。此事惊动南宫权与玉辉,玉辉坦承自己就是玉蝴蝶,并表示自己是为民除害,岂料展昭说出庞太师侍妾惨遭杀害,身旁亦遗留同样丝巾,显示玉辉即为凶手,南宫父子闻言震惊。展昭要玉辉随他向包拯投案说明,南宫权出示太祖所赠铁卷丹书,表示有免死金牌护身,展昭则激将表示如此一来,确实可保玉辉性命,但南宫世家从此亦无颜立足江湖! 丁氏兄弟看出梧桐对玉耀有好感,有意为两人订下终身,梧桐暗自羞喜,岂料玉耀竟然心怀不轨,玉辉来见玉耀,不料玉耀突然态度丕变并显露武功,拿出鱼肠剑杀死玉辉离去,此时梧桐来到发现,大惊失色,急奔逃回房。展昭得总管陈升告知玉辉在偏厅等候,展昭赴约却惊见玉辉倒毙于厅中,此时南宫权等人赶至,误以为展昭杀死玉辉,鱼肠剑便是铁证,欲将之围捕,展昭一时有口难辩,只得暂且突围而去。

  玉辉一死,庞太师侍妾被害一案亦破,庞太师纵然不悦,亦拿包拯无可奈何。然而杀害玉辉之真凶仍逍遥法外,包拯等人仍需查明真相,为展昭洗清冤枉。月华不信展昭会杀玉辉,赶至开封府相助。展昭告知定国公府总管陈升是关键人物,但他不适合再去定国公府查案,月华应允帮忙找陈升询问清楚,未料月华人未至,陈升已被灭口。此时却突又惊传玉蝴蝶再次作案。玉蝴蝶另有其人,南宫权为此来向包拯讨公道,包拯只得接案彻查玉辉之死。谁知南宫权旋又告上仁宗,直言包拯包庇展昭杀害定国公继承人,仁宗震怒令包拯三日内查清真相,否则要将展昭处斩!

  展昭被关入大牢,月华和艾虎情急下竟请出黑妖狐智化易容为公孙策,将展昭劫至丁家密室。展昭晓以大义,月华则表示若展昭一死,她也不活!梧桐着急下才说出眼见真相,众人大惊急赴定国公府。南宫权怒责玉耀不该杀死同父异母的亲弟弟,玉耀则怨恨多年来被南宫权忽视,南宫权痛心疾首,说出一番令玉耀目瞪口呆的话来。展昭等人赶至,南宫权已死在鱼肠剑下,留下铁卷丹书给玉耀保命,玉耀却追随父亲在众人面前自尽身亡全案至此了结。 盐帮总舵主骤逝,其女朱瑛接位,却遭其他分舵主刁难,幸左护法铁荣与女虎妞相助,暂时平和落幕。铁荣告诉朱瑛,右护法萧锋与数名分舵主疑似私买官盐,必须彻查阻止,否则将危及盐帮存亡。

  艾虎接获朱瑛书信,却不懂信中文言,公孙策故意开玩笑表示朱瑛要她改换女装前去相见,但事涉盐帮,令处在公门中的艾虎为如何向包拯禀报大感为难。此际包拯突然表示要回芦州老家探望抚育他长大的嫂娘,无意间为艾虎解决难题。包拯虽已是朝中重臣,嫂娘依然布衣粗食,过着恬然的田园生活引以为乐,独子包勉又远在梓州任职富顺知监鲜少回家,见包拯返乡,嫂娘大喜,亲自下厨,与包拯共享天伦之乐。艾虎来到盐帮见朱瑛,得知梓州分舵主刁三可能勾结富顺监私买官盐,朱瑛请艾虎设法由官府打探消息,公孙与展昭不禁担心包勉可能涉案。

  王丞相突然来访,表示朝中有要事必得催包拯回府。包拯正陪伴嫂娘养鸡种菜,闻讯只得拜别嫂娘赶紧回京。王丞相告知包拯,有人检举富顺监盗卖官盐,事涉嫂娘独子包勉,包拯大惊之下竟乱了方寸。庞太师得知包勉之事,幸灾乐祸,更准备在必要时火上加油,以报杀子之仇。包拯虽担心包勉之事,却不能也不敢插手经办,甚至连展昭想帮忙都被婉拒,公孙表示万一包勉犯罪,却由包拯经手办案,以包拯性格之公正刚烈,恐将发生叔侄相残之悲剧!朱瑛得艾虎告知梓州分舵触犯帮规,在铁荣父女陪伴下一同前往梓州,萧锋急找杀手唐飞商讨大计,原来前总舵主之死即萧锋买通唐飞所为,两人为了隐瞒一切罪行,决定不择手段!

  朱瑛得艾虎告知梓州分舵触犯帮规,在铁荣父女陪伴下一同前往梓州,萧锋急找杀手唐飞商讨大计,原来前总舵主之死即萧锋买通唐飞所为,两人为了隐瞒一切罪行,决定不择手段!检举包勉盗卖官盐的彭立突遭暗杀,王丞相急召展昭赶往梓州,展昭与包勉相见,包勉自认若想替他平反除非此案交由包拯亲自审理。展昭在富顺协助刑部侍郎孟威查案之时发现暗杀彭立的暗器“子午断魂钉”十分特别,透过艾虎询问朱瑛等人,才知原来朱瑛之父也是死在同样暗器之下,只是却查无凶手。此时盐帮梓州分舵主刁三见朱瑛等人来到,担心东窗事发,急找萧锋商讨对策,不意竟遭萧锋派唐飞灭口。线索中断,朱瑛等人留在梓州亦无用,为了追查杀父仇人,遂暗中跟随展昭押解包勉回京。芸儿是包拯收留的孤女,一向留在芦州照料嫂娘,嫂娘见芸儿已届婚龄欲安排终身大事,芸儿却表示情愿孤老包府,嫂娘知芸儿心意,欲令芸儿嫁给包拯作妾,此时京中竟传来包勉贪污的消息,嫂娘等人急赶至开封府,众人静候包勉押解进京。

  包拯探监,质问包勉为何犯案,包勉反问包拯,两人同喝其母的奶水长大,如何会有不同的人品?声称他是遭人诬陷,要包拯务必彻查,还他清白!艾虎随朱瑛等人回到盐帮,仍查不出施打暗器之人,显示包勉并非杀人灭口的对象,艾虎急回衙向包拯表明包勉清白,岂料包拯表示这也代表包勉可能就是主使者,自然不会杀自己灭口,艾虎泄气。嫂娘探视包勉,包勉表示死无对证,唯有请三叔包拯办案,或有一线生机,包拯以不在其位不愿干预,只应允借调卷宗查看疑点,庞太师趁机向仁宗请求将包勉一案交由包拯亲审,欲令包拯公私两难。包拯终于接办包勉一案,嫂娘与包勉俱都对未来充满信心,唯公孙等人知道包拯难处,担忧不已。

  仁宗皇帝在位期间包拯升任开封府府尹执掌京畿,包拯,字希仁,庐州合肥(今安徽合肥)人刚直耿介铁面无私明察秋毫断案如神,百姓爱戴敬仰之余尊称为“包青天”。庞太师设下圈套,包拯左右为难:若判包勉无罪则为循私,若包勉有罪则须叔侄相残,又将被批为沽名钓誉罔顾人伦,包拯在芸儿开解下,决定不预设立场。展昭持续追查使用子午断魂钉之凶手,终逼唐飞现形,并欲杀朱瑛等人灭口,幸艾虎及时赶至相救,可惜未能留下唐飞活口。证据不足下,包勉被判无罪。铁荣发现萧锋账本,查出收受赃银均有暗记,此时包拯竟在嫂娘行李中发现铸有同样暗记的银两!包拯将包勉再次下狱,这次罪证确凿,铡包勉势在必行。嫂娘跪求包拯放过她独子一命,包拯则以当初嫂娘教诲无愧于天亦跪求嫂娘成全。芸儿眼见包拯为难,心中暗下决定,绝不让包拯背负六亲不认的骂名!包勉最终死在牢中,芸儿亦服毒自尽。包拯慨然写下包家家训,期勉包家后世子孙永不涉贪!

  包拯,(公元999-公元1062年),字希仁、文正,庐州(今合肥)人,汉族。出身于官僚家庭。生于北宋999年,以刚正不阿而著称于世,有“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之语。宋元以来有以包公为题材的文学作品出现,明代出现的《龙图公案》,是有关包公审案断狱的短篇故事集,这些作品多是民间传说,掺杂冥灵迷信荒诞不经的内容,《三侠五义》中的包拯形象,集民间包公形象之大成,,使包拯不畏强暴、刚正嫉恶、处事干练的形象最为饱满、得以更广泛的流传。特别是小说中详细增加了包公的身世、开封府三宝(古今盆、阴阳镜、游仙枕)的由来、三口铜铡的由来,开封四勇士(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的来历,开封师爷公孙策的来历,展昭、白玉堂等人的来历等内容,及其大量包公断案和侠义之士游行乡里除暴安良、为国为民的故事,把包公形象推向顶峰。

  展昭,字熊飞,常州武进人也。少年行侠,仗剑四方,好不平事,百里传名。时人因其久居江南,尊为“南侠”。及长,遇包公于危难,数活其命。包公感其人,爱其才,乃引见天子。昭遂入仕,得“御猫”之号。其卒年未知,娶妻丁月华。历史无展昭其人,为三侠五义中文学人物,这是一位出身江湖,最后却选择了站在青天背后持剑卫道的侠士。

  包拯身边的师爷文案,却愿以布衣身份伴随左右。因科举考官受贿,自己的考卷被篡改为他人所替,奋而发誓今世永不再考。后经了空推荐与包拯结识,从此伴随左右,对包拯来说亦师亦友。

  白玉堂,号:锦毛鼠,五鼠即五义之一。因为展昭的一个“御猫”称号而大闹东京,轰动江湖:寄柬留刀,忠烈题诗郭安丧命,盗三宝,机缘巧合下与其他四鼠入朝拜官... ...性格高傲,年少华美,侠肝义胆,行事亦正亦邪。《三侠五义》中五义之一。

  艾虎是《三侠五义》中的人物,是北侠欧阳春的义子,黑妖狐智化的徒弟。绰号小侠。本剧里改编成女儿之身又名艾玉荷,以赏金猎人为职业,为报杀父之仇专门接收死活不拘的案子。与开封府展昭结识后在包大人的帮助下得报世仇,而后有意留在开封府帮忙,但由于少不更事江湖习气浓厚终不得所愿,仍以赏金猎人身份出入帮忙。

  欧阳春,绰号北侠,兵刃宝刀,与南侠展昭,双侠丁兆兰、丁兆惠,陷空岛五鼠钻天鼠卢方,彻地鼠韩彰,穿山鼠徐庆,翻江鼠蒋平,锦毛鼠白玉堂并称三侠五义。武功是这些人中最高的,会点穴。在本剧中改编的欧阳春还很年轻,与展昭齐名,武功与展昭平手,个性温和绝对可排的上是新新好男的行列,重情重义,一诺千金,与辽国公主演绎了一段爱情故事。

  丁月华,原著中展昭的妻子。展昭和丁月华因为比武而走到了一起,互赠宝剑,结为连理。那段“比剑联姻”的故事也成为了一段佳话。湛卢剑原有的主人,后赠予展昭,丁月华使巨阙剑。